[杂言]晚来的文字,忘却的回忆——纪念我的同学汪勇

今天早晨,本以为是个玩笑,一个在老家做警察的同学到处查询关于他的事故信息,一直到刚才最后的电话确认:沈阳仅存的高中同学给我回了电话,说,给他们院办打了电话,说的确有这么回事,给系里打电话,没有人接。他的确已经没了。
去年8月我回了一趟沈阳,留下了一段对大学时光回忆的文字,他还抱怨我,说,怎么没有提到他。他还打算让我去他们学校,给他的学生讲一下目前社会上实际的软件开发对人的要求,还说过两年考个博士,让我帮他介绍一个导师。
去年回沈阳,同学聚会后,我又停留了两天,见到了这两个在沈阳的高中同学,一个在军队医院神经科,一个在沈阳化工学院当老师。
最近五年,除了在郑州公安局那次被强灌,也就只有这次喝了一些酒(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不能喝酒)。
想起,他儿子出生,在群里发消息,发照片,忙得不亦乐乎。
想起初中一起参加数学竞赛,我们和老师定义的汪氏定理。
想起初二结束后一起到郑州的数学夏令营,大家一起抢馒头吃的场景。
想起高中物理奥赛集训时的场景,5年的竞赛,我们在一起的时间甚至超过我和班里同学一起上课的时间。
想起去年给他解释为什么大家很反感高中办主任的事情,以及他高考结束后那个路局三好生的名额被班主任恶心操作的过程。
想起很多很多,他那憨厚的笑,被我们成为汪墩的身材,爽直的个性……
21日,2009年12月21日,该死的冬至日,该死的车祸,汪墩,我还等着你给我的邀请去你们学校呢,你怎么就走了。
想到现在,你他妈的当年真得应该去军队,那么硬的关系干吗不去军队,那你肯定早就开着军车到处走了,怎么至于现在被这种人给撞死。
晚来的文字,让我怎么能够释怀。
一个同学不小心把你的照片拖进了同学群,大家一下子都受不了了。
你知道么,知道了为何会这样。
一个同学查询了很久不敢相信,告诉我们说,21号的车祸,如果处理完了,他的驾驶证身份证都应该注销的,现在都还在。
一个同学说一上午什么都没做,就在这里等消息了。
你知道么,大家都在等你,都希望你还活着。
我们迟迟都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同学群里先后十几个人说话,已经两个多月都没有这么多人说话了。大家都在等,等待你的消息。
阿娄到处找你的信息,把你第一次和最后一次在群内发言的内容都翻了出来。
今年春节前听说第一个初中同学离开的消息,年底,又听到你离开的消息,难道我们现在就应该开始互相告别么?你可是我们高中同学里面第一个离开的,你身体那么好,孩子还那么小,你没有这个资格呀。
我的身体差,是全班都知道的,要走,也应该是我先走,你凭什么抢我的位置,将来见了面,我看你何以待我!
痛不切身心不知,哀不近己人不明,宛若仙游梦已逝,恍惚离别怅然间。

纪念我的同学,沈阳化工学院的教师,汪勇!
今以此帖告知全天下的人,安全行驶,安全出门,遵章守纪,切莫乱来!

 

——这是第一篇发遍所有我blog的文字。谢谢

相关推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