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公正执法的一点想法

前几天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于是做了点总结,认为有几个原则可以算是公理性质的,或者简称作恶三原则(向阿西莫夫致敬):

1、一个做了错事的人,如果担心事情暴露,一旦遇到事情可能暴露的场景,就会做第二个错事来掩盖。

2、一个做了错事的人,更不希望公共场合下把这个信息公开出来,表明自己是个坏人,哪怕是坏人的家庭,对孩子的启蒙教育也是要当个好人。所以,一旦他公开表达了反对某些错事的言论,他会尽力在表面上表现得言行一致,也就是说,在对某些坏人的评判中,他一定不会是最先手下留情的,甚至更有可能是下手最重的那个人。

3、什么样的坏人最难发现,几乎都在做好事,偶尔做一件坏事的人最难被发现。而一旦可能被发现,如果这个坏事性质恶劣到他承受不起,或者他认为自己承受不起,就会用1来完成自己的目的。

提到这个话题是因为有媒体想要采访武汉的志愿者,评价一下这一年的经历和感受,因为是海外媒体,所以,很多人有顾虑,我倒是认为,该批评的批评,该表扬的表扬,说清楚就好,不存在什么特殊的事情。

于是对话中就提到了关于官员追责的问题,我就给那位记者举了个例子,如果一个官员在疫情期间做了错误的事情,是否要立刻追责?


我说,不一定。为什么呢,因为往往做这类错误事情的人,其实可能早就涉及到更多违法违规的事情了,如果立刻处理了他或者她,其实是帮他减刑了。也就是说,他有更多的问题,不会被发现了。

十多年前,刚刚离开中科院的青润曾经帮一些刑警弟兄破过一些案子,大家也会看到一些小说上写的一些侦破过程,相当一部分违法犯罪的人不会只有一个事情,都会有多个,如果抓住一个就立刻处理,其实是告诉了与他有关联的其他犯罪分子,这个人有关的罪行要尽快抹去,否则,会被牵连。

打草惊蛇,大家都知道的成语,就是这个意思。

有些人,完全可以让他继续猖狂下去,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牵一发而动全身,将最深处的也抓出来,或者说,尽可能地抓出来。实际上这个阶段的一些犯罪分子也可能隐藏起来,于是就真得找不到了。所以,打草惊蛇是特别可怕的事情,尤其是与人斗智斗勇的阶段,因为你会要了他的命和职位,他一定也会想办法让你要不了。

而且犯罪分子的智商是高于社会平均智商的,也就是说,能犯罪的人,大部分都是智力水平较高的,除了极少数的一些冲动型犯罪。可以说,腐败的官员大都比较有能力,而且很善于为官,但是压抑不住自己的贪念和欲望。

所以,在这样的斗争中,绝对不是如同普通民众的考虑,发现一点就立刻处理,这样做的结果,往往的结果是更多的案子,将永无头绪。

破案的过程,不是像小说那样,好像线索就在那里,什么时候过去,都在,都能找到。很多线索,往往是晚到几分钟可能就被清除掉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的基础是破案人员的呕心沥血和绞尽脑汁!真的就如同抽丝剥茧,玩过蚕茧么,从里面抽出一根丝,完整的丝线,是多么困难。

另外,就社会而言,绝大部分都在做正确的事情和错误的事情,只是错误的事情的后果,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是可以承受的,因此不会因为错误得事情带来什么极端严重的后果。尤其是对于能够看的开的人来说,更不会因此而走极端。

单独说一下3的情况,这个情况很特殊,基本上没有逃脱的可能。也就是说,对于一个经常做正确的事情,或者说好事,至少不是坏事的人,偶尔做出的错误的事情带来的后果,他本人的评估往往会过于严重,因此,这样的人容易走入极端,一件实际上很小的错误,就会踏入万劫不复之地,陷入到不断地做特别严重的错事的循环中。

本文不奢望让所有的人都能理性或者较为理性的看到一些事情,至少能够改变一两个人对于刑侦破案以及贪腐过程处理的看法与观点,就已经达到作者的本意了。

很感谢大家看到这里。

相关推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